迪歪特

存东西的地方,请勿关注,关注后会移除粉丝

Dwight。:

这个杀手不太冷AU

仅仅是脑洞存梗,应该是送给某人的未完成稿。中间跳过了一大截直接去写相处模式了…………。可以看成片段散文,以后有空我会想办法把它填完


Anthony在奔跑。

他呼吸急促,脸庞发红,双手紧握成拳头。热浪在身后炸开,他明白火光中会走出那个黑衣服的家伙,那个在全息投影中轻而易举将Howard的胸膛剖开,毁减机器创造出研究意外假象的杀手,他会被那只强壮的手臂拎起来扔出大楼,或者干脆利落地被一颗子弹击中心脏。

“救救我——!求你了,救救我!”十岁的孩子紧咬下唇,却阻止不了绝望的煎熬化作魔鬼在他的心中蔓延,迫使他发出呼救,不知对谁,夹杂着颤抖的恐惧。

过分早熟的理性让他明白在Jarvis去世后不能再指望任何所谓的保镖或管家,Anthony一边抽抽搭搭地哭一边顺着楼道口快速地奔跑,祈祷杀神降临得再慢一些。

噢,一个怀抱结结实实地裹住了他。

Anthony Stark被这个从十四楼入口正正好好截住他的怪人搂得死紧,只听见低沉的嗓音从上方传来:“抓牢我。”下意识抱住那人结实胳膊,他被突然袭来的悬空感吓愣,睁大了眼。玻璃破碎的巨响震得耳膜发痛,而他和那个男人一起跌跌撞撞摔出大厦,脚底下只有冷飕飕的风,纽约最繁华街道的俯瞰图在视线中展开。

完了,我被一个疯子绑架了。他这样想着,近乎冷静地思考这种自杀行为造成的冲击力能让人死前多痛苦,直到这种坠落硬生生止住,被特质头盔蒙住面庞的男人手中握着一根仿佛从天而降的绳索,像人猿泰山般在钢筋水泥铸成的森林中荡出一道弧线,轻巧落上另一栋大楼中层的窗台。

“Wow,That’s…amazing! You saved my life!”Anthony发出一声惊叹,好像忘记了自己的双腿还在发抖。

他给了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心安理得地让疲惫和过分的惊惶彻底把自己拉入一片黑暗。


——————————————

“我爱你!”站在高处的孩子宣布。

“不,Tony,你还小,只是不懂得什么是爱情。”Steve不得不仰起头看了他一眼,阳光逼着前者眯起眼,浅色的睫毛投射出浓重的阴影。停顿只是几秒,很快他又低下头继续整理被套,它们被太阳烤过后散发着麦香。

“你只是拿年龄来搪塞我罢了,我爱你,你也十有八九是爱我的,等我满了十八岁我们就可以结婚。”Tony盘腿在矮围墙上坐下,把一根甘草送进嘴里咀嚼,“就像,呃,拉尔夫和梅吉*一样。”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看那么多奇怪的书然后还只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就大声嚷嚷了。”Steve说。

“那是你太落伍了,现在网络太方便了,而且非常有趣,你永远不知道可能找到哪些信息。”Tony说,“就和你不知道神盾在研究人体机械化生化改革似的。好啦,回归话题,我刚过了十一岁生日,所以我们只要七年就能结婚啦。”

Steve问他:“神盾在做人体实验?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的表情很震惊,还有点严肃,这让他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有些像个正经的雇佣兵了。但Steve表现出的模样表明他完全没质疑这句话的真假,Tony为这一点而感到非常满意。

“因为我很聪明。”他跳下围墙,“我不知道你了不了解……就是黑客,我自学了点,突破神盾的防御系统比我想象的要容易。不过这只是权限比较低的阶层,更高的我破解难免会留下痕迹,为了避免他们一路追踪回来我就止步于此了。”

Steve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你以后要这么干的时候得先问问我。”

“知道啦。”Tony懒洋洋地拖长音,几乎几秒就把这个要求抛在了脑后。

“你刚刚说你才过了生日。”Steve想起了下一个问题。

“对,上个星期三。”男孩说。

“你应该告诉我。”Steve说。

“不用了,我没怎么过过生日。”Tony说。这当然是假的,他撒谎撒的很坦然。每年他的生日都会收到昂贵的礼物,但这不代表Howard会回来陪他的儿子哪怕一小时。他喜欢甜食,但是很久没有吃过生日蛋糕了。

他有些落寞地踢开一个石子儿,紧接着胳膊就被一只手握住了。“没有孩子不应该庆祝生日。”Steve说,拎起男孩,快步走进屋子。


金发男人坐在对面,一手撑腮冲他微笑。

掺了化学剂的劣质奶油,面粉和鸡蛋也不是搅拌得太均匀…不过——好吃至极。Tony这样想着,嘴被这个生日蛋糕上的草莓和奶油塞得满满的,甚至没空回应。


【*拉尔夫和梅吉:《荆棘鸟》年龄差距颇大的男女主角。悲剧收尾,所以Steve才会说Tony没看完就乱说,但Tony似乎没get到点。】


“我爱你!就像罗密欧爱朱丽叶,就像斯嘉丽爱白瑞德!”站在高处的孩子宣布。

“你每天都说这句话。当你以后遇到心仪的女孩,就会为今天在我耳边留下的这份历史羞愧难当了。”Steve说,耐心地给那盆植物浇水。

“你总是把我当小孩,其实我已经算是个成熟的男人了。”Tony有些沮丧地坐在矮围墙上,晃悠着自己的小腿,“我的心理年龄绝对超过二十五岁!”想了想,似乎觉得这个年龄似乎太老了些,他马上改口:“再不济也有二十岁,我保证。”

Steve把他抱下来,一手拎着空喷壶一手拉住他:“明天我有任务,如果想和我一起,那今晚你必须早点睡。”

“多早?”Tony先欢呼了一声,但没忘问上一句。

“八点。”Steve说。

“九点行不行?我平时可都到了十一点!太早我睡不着的!”Tony试图讨价还价。

“八点你上床闭上眼,如果十分钟后你还没睡着,那你就可以晚点睡。”Steve对这种请求应付得十分熟练,他把男孩放下,拍拍肩膀,“成交?”

“成交。”Tony高高兴兴和他拉钩,心里盘算着把Steve那台旧电脑的集成电路图画出来。

结果是Tony的计划推迟了。

Steve在小卧室门口挑挑眉,走进去给这个两分钟就睡着了的男孩掖好了被子。

“晚安。”他悄声说,把灯熄了。


评论

热度(16)

  1. 哲学家赤樊樊哲学家赤樊樊 转载了此图片  到 迪歪特